己丑年科竹北大眉南天府帝君宫王船醮

本宫主祀五府千岁,竹北大眉帝君宫关帝圣君,本为地方家庙主神,与济公师父及三太子,共同为地方人士解决疑难杂症,消灾解厄救世数年。于民国74、75年间帝君降旨遴选当时在台中当西点面包师父为乩童,返回故乡大眉训乩九个月后开口。 适值地方选举,村长倡议改建铁厝成为地方人士之所在,并命名帝君宫,经数年后帝君与济公师父及三太子为扩大服务社稷众生,为众生消灾解厄,共同延请诸位王爷及众神大展神威造福众生,并降旨举办三年一科的王船科王船醮。
(资料来源:竹北大眉帝君宫) 北台湾的新竹地区的王船信仰是一场很特别的庙会,也是场很特别的文史观察。根据我的网路调查,讯息很广,据庙方耆老口述,早在民国72年首次王船祭后的每三年一科举办,之后期间只举办了3科,而今年是第4科王船醮,也是北台湾最大的一艘王船,造价破千万,船身长62.8尺,总重约20吨。当大家都好奇为何只在今年得知王船的消息时?才晃然大悟!「大」就是卖点,一早,同好相约高铁竹北站,南部的色(摄)友难得来新竹,当然是由我来接待。再驱车转往帝君宫,今天是入冬以来颇为不错的新竹暖天气。

在竹北的路上偶遇客委会筹备总部,是一处传统与现代建筑尴尬的结合!该怎么说呢?大家都觉得很不搭嘎,丑毙了说,与现场正在晒客家萝菠丝和菜哺干的耆老聊天,来到帝君宫后,王船早已经出门绕境去了,只留下未整建完成的铁皮屋庙宇,这是一个蛮特殊的场景,没有辉煌的宫殿气派,却多了种台湾在地建筑的暂留状态,空荡荡的庙前,拿了份路线图,追王船去,庙方预计是在今天的申时(16-18时)送王,所以早上还有时间可以到处逛逛,原来要在南寮送王的说,但可能市府环保单位怕会污染环境而行不通,所以地点有些更动,(谜之音:那又怎样!为了烧王船而破坏环境,这个案子我们不能接受,)庙旁的竹灯篙,离傍晚送王时辰还早,早上就带朋友四处闲逛拍照,首先来到新埔义民庙吃「乞拔」,这是客家人的传统点心,非常好吃,义民庙是新竹的大庙,香火鼎盛,请信众和香客吃「乞拔」是很平常的事,有人还特别会来这ㄦ吃,而且完全免费!供桌前的超大木「杯」,这是一种符号、讯息,传达上天给平民百姓的答案。答案有3种,就算只有2种,也还是很模糊,不过,心灵上的寄托就在这两块木头的指示上,而显得重要!义民庙前的石马,据说有民间故事是说这只马的夜晚怪奇传说,当然,传说不出两种,不是强奸民女就救济百姓,我朋友说的,看马身上的日式图案就很值得研究,是古迹就必需保存,显然这两匹石马保存完好,义民庙前马路上就有传统的在地味,况且今天天气超好的,有妈妈在溜小孩,这样的景况已然跳脱出传统的信仰景框,变成追逐旅游的「祈」待,早年义民爷的祭典在这儿是大热闹!也早已打响名号,之后转往新竹市古迹巡礼,看王船的路线图追到中山路上的天公坛,中午时刻来到天公坛,王船正停在这儿休息,硕大的王船停在天公坛旁已是奇景了,不过我总觉得这王船船帆的颜色有点诡异,诡异是说怎么会是这种颜色?对于小孩来说,这王船还真的是很大,超级大的船身在交通上一定打结,中午朋友拍够后就转往城隍庙逛,顺便吃午餐,然后来到新竹必经的东门城(迎曦门),若不是带朋友来,我也不会停下来看这新古迹,吃完新竹名产后,看王船已经打道回府了,硕大的王船陆上行舟很壮观,接着转到竹莲寺看看,离下午3点还有时间,等新竹的古迹都拍定了之后回到送王地点,此时王船没到,人却已经到了,访谈专栏到的不是信众、不是观者,而是摄影者。据说有4台游览车载着摄影学会的人来朝拜,上百只脚架早已经一字排开等候多时,场面上的壮观不是王船的魅力是什?我看现场这些摄影器材加起来也破千万了吧?顿时田埂中不是烤地瓜而是烧王船的准备,等王船到时,才开始用吊车运作,不过狭小的乡间道路上要如何把王船运送下来呢?看这吊车的吨位也不足,大伙就开始撰写剧本来预测王船的运送过程,颇为有趣!是要把王船吊起越过电线?还是另有方法?大家一路写剧本,除了等还是等,等到阳光出来,等到日落。原本吉时已过,可王船还在托车上,跟本没有进度,大伙还是一边看一边等,连日落也吸引不了人的目光,看来情况严重落后,后来终于又来一部吨位更大的吊车,才把王船一寸寸移位而下,但日落西山,原本送王吉时已经不重要了,在现场已是众声喧哗,还是要继续努力!唯一感觉与南部不同的地方就是语言!在这里的所有讯息都是用国语传递,庙方的大声公也都是用国语,和南部全用台语不同,也算是台湾庙会里的异数!反正嘉年华会早就已经南北定型了!入夜后作业困难许多,我原本想说晚上6点前就会结束的状况!可就被「拖」字了得!所以入夜后的气温骤降,又没准备外套而冷得受不了跑回车上躲,过了一小时候还是没什么动静,穿上轻便雨衣,下去看看,再冷也是不容错过精彩片段。黑夜中吊车忙着把船放入定位,信众在田埂间铺上一片金纸地毯,然后才开始添载、装帆,这又耗了好几个小时,据说身穿王爷服的王爷还大骂工作人员把吉时拖延,看来王船祭不是那么好办的,而我们在等待中慢慢看着王船成形,终于在将近晚上9点时准备妥当,一些仪式过程我跟本没兴趣去看了,当点燃炮竹延烧到王船体后,大火一发不可收拾,这时才感觉不冷了!访谈专栏冻僵的手指还是按住快门,一张拍完一张,上千万的王船就在火红的光影中来来去去,到底游天河了没谁也不知道?毕竟已经严重延误发船的时间,在泥泞的田中,一种火光形样的船影在黑夜中散放着热度,船身慢慢消失了色彩,变成黄、红、黑的反差,但真实中带走瘟疫和恶运早已经不是很重要了!重要的是在镜头底下有没有捕捉到好画面?想必大家想得都一样!摄影的功力在火苗窜起的那一刻展现真工夫,当每个人都专注于王船时,也有人游走于王船身边,现代科技带来快速方便的撷取影像,同时也纪录下了多种王船不同的面貌!而过多的影像同样也在桌面的垃圾筒中可以找到颇为不错的档案,这时我才想到我用数位的定义为何?很值得深思!寻寻觅觅的追逐台湾地区的王船信仰,这一刻结束前又是另一刻的开始!当3年一科、5年一科、12年一科、60年一科又如何?最后还不都化为一堆灰烬!当火光在黑暗的底片上曝光时,火焰之舞在底片上的破坏力超强,也容不得摄影者的手来控制,然而这就是摄影的魅力,总是要经过这一刻的飨宴!后记:虽然在新竹地区的王船信仰是本年度的最后一场,带来的轰动程度可想而知!然而对于众多人、众多脚架围在王船身边时,有些时候、有些人却忘了伦理道德,在王船周边上演着抢镜冲突戏码,为了一张难能可贵的照片而失去人与人之间的互动,这也就是每个人不同的人性使然!最后,朋友说这一场是最难拍的王船,更没有王船祭典该有的传统过程和内容,然而只是更像现代庙会的活动形式一样,炒热噱头,让这里暂时性的新闻化,而主要是带动观光文化的活动,说不上再造!或许应该有多一些文史工作者的交待,才能在文化艺术和民间信仰上做个统合与解套。这是台湾各地急功好义的普遍景像,说实在话跟我无关,因为我可能也是助长此风的凶手。愿此文化能持续前进,下一科再看到时已然不同,但朋友却说以后不会来了,就算是请我来也不来了!我笑笑化解尴尬!在冷风中直抵高铁站,帝君宫送走了王船,我也送走了朋友,

文章主题:www.m88asia.com 转载请注明此链接:http://www.nobledecoration.com/103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